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205章 沒有你的地方,我不想去

作者:vivi薇安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    沈如故沒好氣地回了一句沈崇樓:“我才沒那么傻,叫你一起去等同找虐。”

    沈崇樓那濃郁的眉即刻向里面攏了攏,良久都沒有舒展開來,那雙星目即刻沒有了往日的光輝。

    他眸光攝住她,從齒縫中傾吐出一句話:“給我換了這香味兒,實在難聞的緊。”

    她無奈了,說香過頭的人是他,此刻,說難聞得緊的人也是他,真以為他沈崇樓掌著大局,乾坤都任由他扭轉?

    “你放開我,放開……”她掙扎著,卻抵不過男人的力道,掙扎無果,她氣急,抬起腳就像跺在沈崇樓的腳上。

    他沒防著懷中的女人,當她在他那白凈的鞋子上留下腳印,沈崇樓才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驟然間,他將沈如故整個人掰轉過來,兩人直面相對。

    “小東西,這些年的膽子肥了不少,敢踩我。”

    說不上責怪的語氣,相反,此刻沈崇樓手輕佻地捏在了她那略帶嬰兒肥的下巴上,逼著她非正視自己的眸子不可。

    這樣的動作,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他每次捏住她的下巴,空出來的手,不是勾住她的腰肢就是順著她的背脊,從后面扯掉她頭上的發帶。

    就當沈如故以為他會扯了她頭上的發帶之時,沈崇樓卻變戲法般,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一小盒香膏,然后塞在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上面的英文字,她只識得一個單詞‘orchid’,意思是蘭花。

    當時在百貨,她也看過,雪林堂的老板說這是舶來品,味道屬蘭花香最好聞,可價格卻高得駭人。

    父親怕沈崇樓有了錢會學壞,每次沈崇樓都在賬房先生那處吃閉門羹。

    那么,沈崇樓哪里來的錢買的香膏?

    正當她疑惑的時候,兩個人的距離近,她才發現,今日沈崇樓身上沒有掛著那塊他打小喜歡的懷表。

    難道他用懷表換了香膏?她想了想,立即否定了這個設想,這人才不會對她這么好。

    “回你的房間,讓手下的丫頭給你弄熱水,將你身上那梔子花的味道去了,明兒個早上,我若是還聞到了,小心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說到這里,便沒說下去,而是伸出手要敲她的額頭,不過好在是嚇唬她。

    外頭有了些許動靜,沈崇樓放開了她,拿著書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沈如故叫住他:“誒,你……我不要,你把書還給我。”

    見沈崇樓反頭看她,沈如故揚了揚手中的香膏,然后指了指他手上的書。

    他卻直接抬手,做了一個開槍的動作,帶著警告的意味,她心驚肉跳地望著那嚴肅的臉,訕訕地止了聲。

    沈崇樓前腳剛離開后院,三姨太趙茹茜就進了后院,瞧見沈如故在,并不驚訝,還一臉笑意地迎上前。

    “哎呦,如故生得越來越標志了。”

    三姨太開口便是夸人的話,弄得沈如故渾身不自在,總覺得三姨太醉翁之意不在酒。。

    這個三姨太沒有嫁進沈公館之前,是上海灘八大名旦之一,雖然美得不可方物,可眾人看不起這女人,說是戲子無情!

    若不是當年沈昭年一.夜風.流,讓三姨太懷了沈崇宇,定然不夠格進沈家的門。

    三姨太本能地怕別人瞧不起自己和兒子沈崇宇,時常說話顯得有些尖酸刻薄,除了愛管閑事,心倒不壞。

    加上,沈崇宇對沈如故好,沈如故也不排斥趙茹茜。

    她尷尬地笑了笑,問:“三姨娘,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“瞧你說的,怎么,姨娘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了?”趙茹茜怪嗔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沈如故越發尷尬。

    這廂沈如故的話音剛落,趙茹茜就拉住了她的雙手:“大帥要將你送到金陵女子大學去,聽說崇樓那小子也要送到軍官學校,我崇宇也不是一個只會撥算盤的先生啊。”

    沈如故知道沈昭年打算送她去南京女子學堂里讀書,除了不太愿意和沈崇樓都待在南京之外,她沒有別的意見。

    而且聽說,當時沈昭年是想將沈崇樓送到黃埔軍校去,不知最后怎么變了主意,改成送中央陸軍軍官學校。

    “這不,你在大帥面前能說上幾句話,能不能幫幫崇宇求求情,也讓他去南京,就算上不了軍官學校,去軍需學校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趙茹茜期盼的眼神,渴求的語氣,讓沈如故很為難。

    “崇宇對你那么好,你怎么這么沒良心。”頓時間,她的臉說變就變,甩開了沈如故的手,不太高興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沈如故無奈,“好吧,我到時候說說,具體還要看爹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三姨娘再次抓住沈如故地手,很是疼愛地拍了拍手背,笑說:“我就知道,如故你心地善良,崇宇沒有白疼你這個妹妹。大帥若是沒有認你做女兒,我倒覺得你和崇宇很是登對呢。”

    沈如故扯了扯嘴角,她實在摸不著三姨娘此刻唱得哪出戲。

    站在后院的兩人,都不知道重新折回來的沈崇樓聽到三姨娘的話,剎那間,臉色陰沉了下去,甚是駭人。  夜幕降臨,沈昭年難得回了公館,所有的人,必須在一起聚餐。

    在席的只缺沈崇樓,沈如故看了看身邊空出來的位置,微微挑了挑細眉,這會兒也該從學堂里回來了。

    不過,不來也好,她沒有按照沈崇樓的說法去做,身上還是帶著梔子香,只不過相比白天,香味兒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坐在對面的趙茹茜在餐桌下面,悄悄地用腳碰了碰沈如故的腳尖。

    她抬頭對上三姨娘暗地投來的眼色,這才清了清嗓子,看向了沈昭年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聽到沈如故喚了自己,沈昭年笑問:“怎么了,囡囡?”

    沈昭年這么多年來一直很親切的叫她,沈如故每次聽到這樣的稱呼,總覺得心里很暖,沈昭年確實像個父親一樣照顧她。

    但沈昭年終究是沙場上的人,與生俱來的威嚴,讓沈如故親近的同時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    她帶著十分的誠意,說:“我有件事想求求您。”

    “說!”沈昭年應得爽快。

    “這次去南京的只有我和三哥嗎?其實我還挺想讓二哥也去,彼時有個照應。”這理由說出口,沈如故都覺得很牽強。

    若說照應,沈崇樓那精準的槍法,當起她的‘護花使者’還不夠么。

    而沈崇宇書生氣較多,去了大概只有學業上能夠幫襯一點吧。

    沈如故說完看了看三姨娘,趙茹茜是高興了,可坐在旁邊的沈崇宇似乎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沈昭年并沒有立即答應沈如故,而是對著兒子,問:“崇宇你想去嗎?”

    如果這是一個燙手的饃饃,最后還是落在了沈崇宇的手上。

    即便沈昭年聲音聽上去還算輕,可明眼人都能聽得出來,沈昭年并不想送沈崇宇去讀軍校。

    個中原因,沈如故不清楚,但她隱隱約約能夠猜到,和三姨娘是個戲子的背景有著一定的關系。

    此刻,趙茹茜的臉色很不好,沈崇宇強行擠出一抹笑,回道:“兒子不想,我跟著先生學經商就好。”

    古人有云:經商者奸黠狡詐,不事生產而徒分其利。

    所以,在眾人看來,是瞧不起經商的,沈崇宇的話一出口,便惹來在座不少人的偷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崇宇不想去,那就不去,現如今不比以前的世道,經商若能打通各行的命脈,軍隊的糧餉也不愁,好好學,吃飯吧。”沈昭年的用意全體現在字里行間,既給足了兒子的面子,也讓眾人止了笑聲。

    沈昭年的一番話,突然讓沈如故意識到,雖然他極愛自己的孩子,可是,對幾個兒子的栽培,無非最后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那么,她呢?

    沈昭年送她去女子大學,將來她的命運又會是什么?有或者說,她將來會被沈昭年用在哪一個利益點上?

    就在沈如故陷入深思之時,旁邊的椅子被人拖開,椅子腳和地面摩擦發出了聲響。

    沈崇樓姍姍來遲,眾人齊齊朝他看去,眾人拿這個正房的兒子沒有辦法,只能看看了事。

    只有沈昭年沉聲:“又上哪兒耍了,這么晚才來?”

    彼時沈崇樓坐了下來,沈如故下意識地看了他一眼,身邊有了云淡風輕的聲音:“獵場。”

    西郊的獵場?他去獵場干什么?沈如故狐疑。

    沈昭年就喜歡兒子去做男子漢氣概爆滿的事情,聽到獵場之后,便沒有做聲。

    大家都低頭吃著飯菜,安安靜靜,這樣的吃飯氛圍沈如故這么多年依舊不習慣。

    沈崇樓忽地朝她稍稍湊來,悄悄的輕嗅,當他聞到還是梔子香的時候,臉色盡是陰霾。

    “等著!”

    帶著威脅的語氣,沈崇樓富有磁性的嗓音,隨著兩個字竄進了沈如故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的心不禁一緊,他總是有本事讓她坐在一個地方都緊張萬分。

    這頓家宴,沈如故食之無味,眾人散去,沈崇宇遠遠地凝著她,似乎想要叫她,當沈如故和他視線相對的時候,沈崇宇調頭離開。

    沈如故站在原地有些促狹,是不是,今天聽了三姨娘的話,向父親求情讓二哥為難了?

    “還看,人都走了,你想讓他和你一起去,可他不領你的情。二哥只喜歡算盤上的事,你何必將自己的心思強加到他身上。”沈崇樓語音一落,就鉗住了她,將沈如故往拐角處帶。

    沈如故極力甩開他的手,卻無果,沈崇樓拽得死緊。

    他的臉色盡是冷漠,從他的鼻中哼出聲來,冷冷地對她道:“就那么喜歡二哥?”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玩法介绍 快乐12投注金额计算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 二四六免费资料大全正版 《博彩娱乐特辑》pdf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app 股票分析方法分类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数据 海南4+1开奖视频 一定牛上海11选5预测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lr 杭州理财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推荐 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 体彩河北11选5任选三单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