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204章 你就不能騙騙我么

作者:vivi薇安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    沈崇樓和沈如故離開公館去南京,對于沈家人來說是件大事。

    在長輩的叮囑之下,沈如故和沈崇樓上了車,司機在前面認真開著車,沈如故從錦布袋子里掏出臨行前二哥塞給她的信件。

    身邊坐著的沈崇樓,只是淡淡地瞄了一眼,識得那是崇宇的字跡。

    他極不滿的伸手將那封信奪走,視線落在一句話上:小妹,到了南京,若是錢不夠,記得通電給二哥,二哥給你匯過去。

    剎那間,沈崇樓冷笑,什么時候沈崇宇這么熱心了,一口一句小妹,真是親熱。

    “出門前,父親給了不少銀票,何況,你可以去任意和沈家有關的錢莊取錢,何必叨擾二哥。”他不悅的語氣很是明顯。

    沈如故也有些不耐:“我沒說過要他的錢,二哥只是關心……”

    ‘我’字還沒有說出口,信箋被撕碎的聲音傳來,她怒色地瞪著沈崇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東西,你太過分了。”

    她因為生氣,臉上的紅暈,比那粉脂還要紅上幾分。

    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,從她的背脊,落在了她的要腰肢上:“你人都是沈家的,我是正房的兒子,將來沈家也是我的,你自然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真不知道沈崇樓哪里學來的鬼理論,洋先生說一物可以聯系一物,果然,這男人是受了西方的教育,被洗腦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任何人的,我是我自己。”她憤慨,沈如故總想,他許是將她當東西慣了,才口不擇言。

    沈崇樓見她真急了,沉默地往后面一靠,閉上眼休憩,沒有和她爭論。

    到了火車站,倍覺疲累的沈如故,后悔沒有像他一樣在車上休息一會兒。

    東西被下人提了上去,安置好,她和沈崇樓上了去往浦口的火車,頭等車廂,相比后面的車廂要安靜的多。

    只是,沈如故望著臥鋪有些犯難,今夜,她要和沈崇樓睡同一車廂?

    沈崇樓見她有些不自在,放下手上提著的食盒,坐在了休息處,說道:“害羞什么,我又不會吃了你,小時候,我還和你一起洗澡呢。”

    他不說還好,一說,沈如故的臉色更加紅了。

    當年公館里有了很多沈昭年的門客,一時間竟然沒有了洗澡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那時,學堂里有人說她是沒父母親被沈家撿來當小媳婦的孩子,沈崇樓擼起袖子就和人干了一架。

    臉還被抓傷了,這大概是他做過讓她唯一感激的事情。

    兩個人都不算小,但身體上的區別還沒有特別明顯,老媽子怕兩個臟兮兮的小鬼頭被沈昭年看見怪罪下來。

    于是老媽子直接圍了一塊錦布,讓下面的丫頭給他們兩個洗干凈才放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不叫一起。”她辯解,急紅了眼。

    沈崇樓好笑地看著她,只見如故站在那里,雙手絞著,害羞的模樣,令人心動。

    “該看的都看了,還要怎樣才叫一起?”他如此說。

    沈如故不好意思看他,心里又被說得不舒服,即刻隨手抓了食盒,要朝他扔過去。

    他眼皮都沒有眨一下,不急不慢地說:“你砸,晚飯都在這里面,聽父親說里面有西湖醋魚。”

    那是她最喜好的一道菜,聽到這里,沈如故將食盒放了下來,坐在另外一邊,離得他遠遠的,悶頭生氣。

    累極,她漸漸熟睡過去,雙手還環住錦布包擋在胸前,帶著防備。

    沈崇樓見她睡著,合上書,坐在對面凝視著熟睡的女子,卷翹的睫毛像靜靜停在花朵上的蝴蝶。

    他不禁失笑,這究竟是防著誰呢?

    沈崇樓起身,來到了她的身邊,輕悄悄地將她給抱起來,然后將她放在下鋪,蓋好被子。

    為了不驚動她,他并沒有將她懷中的包抽走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碰到她的臉,她動了動,沈崇樓即刻收回手。

    瞧著她恬靜的容顏,他的心,就好像有人用羽毛輕輕掃動,癢癢的。

    有一個聲音在不斷提醒他:這是你小妹,趁人之危不是君子所為。

    小妹……呵,可他,如此不想當她的三哥。

    他打開行李,里面放著花絲鑲嵌的翡翠墜子,什么時候,用什么理由送給她才好呢?

    馬上是她的誕辰了,也許是個最好的時機,他想著露出了淡淡的笑,將東西小心翼翼地塞了回去。

    這一夜,他沒有去上鋪睡覺,因為怕她摔下來,在旁邊守了一夜。

    沈如故睡得差不多,朦朦朧朧的聽到書本翻頁的聲音。

    她睜開眼,看過去,薄暖的燈光灑在沈崇樓的臉上,她才發現,沈崇樓非但英氣十足,還如此俊俏。  沈崇樓向來警覺性很強,察覺有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,刷地,那雙鷹厲的星目對上了躺著的沈如故。

    被他突來的深凝殺了個措手不及,沈如故急忙收回自己的視線。

    他卻起身,逆光走到了她的床邊,他帶著與生俱來的氣場,總是讓人覺得有著莫大的危險氣息。

    沈如故本能地往里面縮了縮,床鋪本來就不夠寬敞,很快,她便無路可退。

    他緩緩彎下腰,湊近她的臉頰,在她的耳畔輕輕地哈了一口氣,道:“你盯著我看了許久,怎的,好看嗎?”

    沈如故雙手在薄薄的被子下,死死地捏住身下的潔白床單,被他逮了個正著,有理說不清。

    “不必拘謹,你若是想看,我給你看個夠就是了。”余音裊裊,當最后一絲余音散去,他坐在了床鋪邊緣。

    她立刻彈開,抱著被子坐了起來,背脊是冰涼的火車鐵壁。

    沈如故之所以會防備地看著他,只因他坐在床沿,總讓她想起小時候他搗蛋地破窗而入,躺在她床的旁邊和她共枕了一晚。

    那一次,她害怕的尖叫,可他馬上捂住她的紅唇不讓她發出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他便會覆在她的耳邊有些受傷地說:“今日是我的誕辰,母親也不從佛堂出來,老媽子給我煮了一碗長壽面,加了蔥花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快天亮的時候,他會問她:“如故,你父母幫你過誕辰嗎?”

    他得不到答案,便有些不悅地說她和木頭一樣無趣,又鉆窗逃走,只剩下覺得心驚肉跳的沈如故坐在床上發呆。

    而此刻,他那深邃不見底的眸子在微弱的光線里,顯得墨黑。

    當沈崇樓深深凝著她的時候,沈如故腦海中就會出現《史記》中的一句話:如今人方為刀俎,我為魚肉。

    無非就是她的生殺大權掌握在沈崇樓的手中,她只能任由對方宰割。

    沈崇樓忽地拉住了被子的一個角,往他懷中的方向扯,如故死死的拉住另一頭,怎么也不肯讓他扯去。

    她哪里抵得上這個練家子的力氣,最后竟是連人帶被一道卷進了他的懷中。

    他有力的臂膀,緊緊地環住她。

    沈如故憤憤地瞪著沈崇樓,就當沈崇樓以為她會再次氣紅臉生氣的時候,她卻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“三哥!”她嘴角帶著幽淡的笑容,聲音好似黃鸝鳴叫,如此悅耳。

    雖然這樣的嗓子酥麻到了沈崇樓的心里,可他并不高興,什么時候,她變得這么溫順了。

    小時候,他哪怕變著法子用林記板栗討好她,她也不肯喚他一聲三哥。

    現如今,他討厭沈如故叫自己三哥,她反倒叫得比任何時候都要順溜,她那小心思,他還不明白么,不就是讓他住手。

    “沈如故!”面前緊貼的沈崇樓咬牙切齒地一字一頓叫著她的名字,最后用低沉的嗓音道,“你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他說著,粗喘著氣息:“你明知道,我壓根不屑當你什么三哥,你有大哥、二哥就該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沈如故臉上的笑容消散,質問道:“那你為什么要來南京,為什么我求學你都要陰魂不散,為什么……這么多年過去了,還是不肯放過我?”

    她用這樣的語氣問他話,沈崇樓很不悅。

    他那鋒眉,如刀削一般,朝眉心靠攏,他知道她想說什么。

    此刻,她眼里的血色,還有氤氳在眼眶里的濕氣,都在提醒他,自己做過什么讓她懷恨至今。

    若不是去年江北那幾個紈绔子弟,慫恿著他一同去了閔月樓喝酒,他半醉著回到沈公館走錯了房間,定然不會撕光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可她也給了他一巴掌,打醒了他才剎住車,給她賠不是之后,近乎落荒而逃,第一次當著她的面,如此狼狽。

    也是那晚之后,他認識的沈如故越發變得清冷,比當年剛認識的時候更無趣了,無論他怎么捉弄她,她最多就是擠出幾個生氣的表情。

    也是那晚之后,他開始魂不守舍,若不是礙于她是自己的小妹,他真的很想問父親要了她。

    “那晚,我已經向你賠不是了。”隨聲,他的手捏緊了她那纖細的手臂,眼里依舊帶著幾許抱歉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別過頭,不肯看他,沈崇樓即刻急了、怒了,他捏住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慣用的招數,沈如故早已經察覺了他的動機,順利躲過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卻被壓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他眼里的血色比她更濃:“是,的確是我求父親讓我和你一起來南京,我就是著了你的蠱,你離開我身邊一天都不行。”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100期的 保定股指期货配资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3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3 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 最大的赌场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 3d试机号码 五粮液股票行情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软件 浙江6 1开奖结果查询 正规分分彩彩票软件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遗漏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