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202章 一筆勾銷

作者:vivi薇安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    沈崇樓逆光站在公館的門口,暗夜下的他,冷漠的表情更是顯得駭人。

    沈如故還想著瞞他,卻不料被抓了個正著。

    青慈那丫頭低著頭,顯然挨了批。

    青慈和瀚哲遠遠的站在沈崇樓的身后,見四小姐回來了,擠眉弄眼,就是為了提醒沈如故別惹了正生氣的三少。

    沈如故硬著頭皮上前,心里很是忐忑,夜里的風,透心涼。

    他的怒意,哪怕兩人之間還有一段路,她都能感覺到。

    當她離沈崇樓越來越近之時,他那深邃的星目,直射著深沉的視線,像大片的烏云籠罩著她。

    沈如故心慌,也沒底,想著他懲罰人的方式,總是讓她心生膽顫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,竟然當著他的面,沒等沈崇樓開口,一溜煙跑進了公館。

    青慈瞪大眼睛,瀚哲顯然也被沈如故的行為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沈崇樓還未轉身,就聽到公館樓上砰的一聲,是她房間關門的聲響。

    沈崇樓指著里面,對著青慈和瀚哲一頓低吼:“瞧瞧……你們倒是瞧瞧,這哪里還有女人家家的模樣,跑得比兔子還快。還有青慈你們敢合起來騙我,這筆賬瀚哲你解決。”

    樓上的那個等著他,青慈這沒心眼的丫頭,也只能要瀚哲來罰了。

    他說完,怒意不減,大步流星追上了樓,她的房間打不開,卻也難不倒他。

    砰的,比她急切關門的聲音要大得多,緊接著,沈崇樓猶如洪水猛獸一般,闖了進來。

    坐在梳妝臺上正摘下卡子的沈如故,反頭一看,心頓時間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她驚恐的望著沈崇樓,他此刻正冷笑著。

    她今日,陪著秦修遠在外頭待了一整天,直到傍晚坐秦修遠的車回來。

    當他瞧見她從別的男人車上下來的那一刻,他恨不得即刻撲上去撕碎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讓瀚哲通電給青慈,你那忠心耿耿的丫頭,可是明明白白的告訴瀚哲,你在公館溫習功課,不想讓人打攪復習,所以不聽電話。”他吐字,字字清晰,近乎咬牙切齒的意味。

    沈崇樓一邊說,一邊朝她靠近,厲聲厲色的樣子,讓她不禁后退幾分。

    沈如故緊貼著梳妝臺,她靠在那里,畢竟說謊是事實,心里著實過意不去,低著頭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告訴我,怎么溫習功課跑到秦修遠的車上了?”驀然,他的話音一落,沈崇樓就掐住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沈如故結結巴巴的解釋,她心情也挺亂的,良久也沒有說明白緣由。

    他變得不耐煩:“夠了,我不想聽,來南京不學好,若我不在,你豈不是要和他跑了?”

    沈崇樓也是氣話,沈如故沒想到他會用這樣的話來傷人,在他眼里,她輕賤到可以隨意要去當太太的地步,自然會輕看她。

    被他觸碰,她很抵觸,甚至和他站得這么近,鼻前都是他的氣息,更是讓她覺得窒息。

    沈如故掙扎著,雙手扒拉在他的手腕上,想讓他松手。

    她別過臉的動作,讓沈崇樓看清楚了她臉上那道輕微的傷痕,看上去不是新傷,應該恢復了一兩天,像是指甲劃傷的。

    沈崇樓想到她帶著笑意從秦修遠車上下來的樣子,心里有東西在作祟,他忽然想著,這劃痕是不是和秦修遠有關?

    若是真是秦修遠傷的,他定然饒不了秦修遠。

    他更是收攏了五指,問:“這傷哪來的?莫不是他動了你?”

    沈崇樓的眼睛就像要噴出火來,他沒等到沈如故的回答,他想到以前在江北的‘狐朋狗友’玩了風塵女子,說是容易在肌膚上留下痕跡。

    她身上若是有痕跡,便驗證了他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不回答?那好,我親手驗。”話畢,他捏在她下巴的手,沒有松開。

    而他另一只撐在她身側的手,卻游戈而下,撩起了她那旗袍的下擺。

    她房間的門,早已經被他一腳踹進來,給弄壞了,房間大肆的敞開著,雖然公館只有青慈和瀚哲,可他竟然依舊不避諱的做這樣的事情。

    沈如故想叫不敢叫,她在他懷中掙扎著,不讓他碰到自己。

    刺啦一聲,側面的盤扣崩開,沿路好幾個都被扯壞了。

    “沈崇樓,你混蛋!”沈如故惱羞成怒,她瞪著沈崇樓,眼里掩蓋不了的恨意。

    她竟然恨他,呵,和秦修遠一起溜達一天是不是開心了?

    是不是就像他當年悸動到只要見著她就會心亂跳的地步,她又是不是面對秦修遠也小鹿亂撞?

    沈崇樓驟然收攏了她旗袍的下擺,頓時間,那柔滑的布料團在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只要他再稍稍用力,她便衣不蔽體。

    “這樣就混蛋了?看來,你沒見識過真正的混蛋是什么。”他憤怒,同時憤怒背后,有帶著些許的失落。  他的指腹所到之處,都帶起了點點的炙熱,沈如故已經無路可退。

    任由她如何向他投去懇求放過她的眼神,沈崇樓依舊視若無睹。

    他壓著她,沈如故的背脊硌在梳妝臺的邊緣,疼得她眼眶一陣氤氳。

    沈崇樓意識到這一點,驟然之間,將她打橫扛起,拐了一道彎,轉身進了內室,將她摔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的骨頭都要被摔散架,沈如故很怕他這樣,她雙手撐在沈崇樓堅硬的胸膛上,不想讓他壓下來。

    沈崇樓的力氣很大,忽地,他將腰間的皮帶驟然抽出,順帶將腰間別著的槍一并出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皮帶在她纖細的皓腕上,打了個死結,接連著床頭,將她死死的綁在那里。

    沈如故整個人蜷縮著,躺在那里,頭發早已凌亂不堪,他欺身而來。

    沈崇樓剛毅的下巴抵著她那光滑的額際,他那帶著狠戾的動作,突然變得很輕緩,原本沒有溫度的薄唇落在了她的額際,帶著點軟軟的觸感。

    可她害怕著,顫抖著,眼淚從眼角滑落,滲入身下的床單,悄無聲息,只剩下一個印記。

    “別這樣……”她哀求著,聲音很顫,很輕,好像一縷青煙一碰就要消散。

    沈崇樓的唇就要落在那賽雪的肌膚上,當她的話竄進他的耳朵之時,他頓住。

    撐在她身體兩側的雙手,急劇收攏,床單上留下了兩個拳頭凹陷的皺痕。

    啞著嗓,依舊帶著磁性,他附在她的耳畔大肆的喘息著,好像呼吸不過來。

    他哄著她:“別怕,讓我看看,我只是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是他的,不管是以小妹的身份還是……未來的沈家三少奶奶。

    所以,她怎么能被秦修遠碰?

    他的手探入,閉著眼的沈如故頓時睜開了眼睛,朣朦放大,難以置信地看著沈崇樓,他正做著讓人難以啟齒的事情。

    雖然沈崇樓沒有經驗,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,他聽人說過,那處會有阻礙。

    他進去不了,但碰到的阻礙卻讓他安心下來,便收了手。

    可沈崇樓感覺到她猛然一縮,她疼,是真疼,她捂住自己的心口,眼淚再也止不住的落下來。

    她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羞辱,若是說在咸亨酒樓的洋人可惡,沈崇樓比起那洋人更是可惡至極。

    他替她將旗袍下擺放下來,拉過一旁的被子裹住了她,卻將她緊緊的抱在懷中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只是從來沒有這么想討要了一個人。”他帶著歉意說著

    沈崇樓的喉結攏動著,深深的凝視著她,“父親說,等我回了江北,便給我討一房太太,我不要別的女人,我只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會上進,我會學有所成,我會盡早接管了江北,我會明媒正娶的要了你。”他信誓旦旦,這樣的諾言,非但沒讓沈如故覺得感動,她更慌了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懷中,沒有一刻是平靜的,她流水般的眸子,鎖著那張英俊的臉龐。

    “算我求你,打消這樣的念頭好不好?”沈如故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沈崇樓臉上劃過冷色,他抬手用力地揩去她臉頰上的淚水,沉聲道:“以后不要再讓我看見你和秦修遠有半點牽扯,不然就不是今晚這樣驗一驗這么簡單,至于有什么樣的念頭在于我自己,我不想打消的念頭,你說是無效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松開了沈如故,將她安放在床上,輕輕地撥開沈如故臉頰上的發絲,用手指幫她理了理凌亂的長發。

    方才,他用手碰了……她想到這里,抓住了被子,蓋住了整個人,頭也不肯露出來。

    她在被子里無聲的哭泣著,身上的旗袍早就被他毀了,他毀了的東西豈止這一樣。

    沈如故聽到被子外套,沈崇樓輕聲嘆了一口氣,他突然問她:“我想,你這個時候是不是巴不得我早些回去成親,你也好脫離苦海?”

    沈如故聽到這里,止住眼淚,沈崇樓的話在她的腦海里不斷涌現。

    周而復始都是四個字‘他要成親’,他再過一年確實到了成親的年歲,沈昭年自然會給他提前物色好人選。

    只是,明明像沈崇樓說的一樣,只要他成親,她就能脫離苦海。

    可她為什么覺得,心里泛堵呢?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你心里沒我。”他的聲音,帶著復雜的情緒,沈崇樓忽然坐在了她的床沿,后半句卻自言,“還要我如何待你呢?”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幸运飞艇走势图 青海11选5走势图和策略 吉林快三形态 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 福建快3预测一定牛 快三平台 福彩 官网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澳门皇家88app 福利彩票APP 江苏体彩七位数预测专家精选5注 20019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第27期 快乐十分任4稳赚 11选5山东 免费精准资料期期精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