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201章 真相

作者:vivi薇安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    不過兩日的功夫,沈崇樓骨子里的精氣神都被軍校給練出來了,此時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好似天生注定是將門領袖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今兒個我若不來接你,遇上壞人怎么辦,我倒是覺得青慈那丫頭只能給你打打下手,還是嘚專門請個人送你上下學。”話雖對著沈如故說,實際上,沈崇樓的視線落在秦修遠的秘書身上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都聽得出沈崇樓這是在打啞謎呢,秘書笑著說:“您說笑了,在云錦坊別的不能保證,安全,卻是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,那我是怎么進來的,那么多家丁,守不住我一人。”沈崇樓冷聲道,讓人沒有半點鉆空子的機會。

    此時,閣樓里,正舉杯湊到唇前的秦修遠,唇角微微扯了扯。

    他放下茶杯,起身,從閣樓里出來,站在了走廊上往下看。

    他的腳步聲很輕,幾不可查,可那拐杖聲卻是那么明顯。

    聽到聲響,樓下的三人齊齊抬頭往上面看。

    沈崇樓知道云錦坊的掌舵人秦修遠,當初聽父親說過,秦修遠上面其實有一位大哥。

    大概兩年前,秦家商鋪著了火,秦修遠的大哥死在了火災中。而秦修遠也廢了一條腿,使他成為了秦家的獨苗,秦老爺子傷心欲絕,沒有心思打理云錦坊,便全部交給了秦修遠。

    父親說,別看秦家只是經營云錦坊,實際上秦修遠成為云錦坊的掌舵人之后,壟斷了江南各大商號的經濟命脈,沒有人知道看似清心寡欲的秦修遠究竟有著多大的抱負。

    “你能進來,和你這一身戎裝脫不了干系,再者,沒人是沈三少的對手。”秦修遠幽幽淡淡的嗓音,從上方傳來。

    沈崇樓面色淡然,他的視線和秦修遠的目光相撞,他還沒自曝家門,秦修遠便知道他是沈家三少。

    只能說明,秦修遠已經調查了他的背景,他不過來南京三日不到,秦修遠的關注點為什么在他的身上?

    當沈崇樓發現,秦修遠的眸光轉移到了他身邊的沈如故身上,頓時間,他的臉色有了深沉的神色,不過這樣的情緒稍縱即逝,并未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。

    他并不喜歡別的男人用這樣的眼神盯著如故看,就好像,他的人被別人惦念著。

    沈崇樓收回視線,臉上露出笑意,當著他們的面,即刻鉗住了沈如故的手,道:“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她沒聽錯,沈崇樓說的是:回家。

    此刻雖然他隔著衣衫牽她的手,可如故還是覺得萬分不妥。

    她試著將手掙脫出來,臉上不情愿的神情,讓沈崇樓惱火,怎么,她還在這云錦坊待上癮了?

    他將涌上來的薄怒強壓下去,墨黑的眼睛,盯了她一陣,她在他的眼睛讀出了警告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如故這才聽話了許多,任由他牽著出了云錦坊。

    她近乎被沈崇樓卸進車里,頃刻間,他也上了車,她是坐躺著的姿勢,沈崇樓的手撐在車座的邊緣,一下子將她禁錮進了臂膀之中。

    “開車!”沈崇樓的語氣很悶沉,兩個字好似從齒縫處擠出來的一樣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小心翼翼地在他臂彎中坐直,見不是去女大的路,慌忙問道:“去哪兒?”

    沈崇樓收回了雙手,不急不慢地回道:“今日空閑時,我已在頤和路找好了居住的地方,東西我讓青慈送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對他的決定倍覺驚訝,“別跟我說,你也會搬過去?”

    他倒是不以為意,點點頭:“自然,我委實不放心你一個人住,青慈又膽小,我更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她很不滿他的決定,和他一道來南京已經夠糟糕了,現今依舊要和他住一起。

    沈如故死死地絞著手,漸漸地捏成拳頭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‘你’字剛出口,沈崇樓的手指,落在了她的紅唇上,軟軟的,讓人不愿撒手。

    幽暗的嗓音,如此清楚:“反正你說,我喜歡陰魂不散。”

    打小,就拿他無可奈何,他做的一切,她違抗不了,沈如故只能生悶氣,拍開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那也請你注意點言行。”沈如故說完,不泄氣,嘟囔了一聲,“軍校的學生都似你這般沒規沒矩嗎?”

    “別人我不曉得,我若是真沒規矩,你早就成了我腹中食。”沈崇樓說著,目光死死地凝住她。

    她頸脖上還掛著他送的墜子,身上是他送的香膏氣息,一切都這般讓人賞心悅目,獨獨她去云錦坊這件事,他不滿意。

    突然,沈崇樓道:“下次,她們去云錦坊你就不必去了,若是真對云錦感興趣,我花錢雇個人來教你。”  沈如故二話沒說,拒絕了沈崇樓的提議:“不用了,那是學校辦的課程,一來南京,就做特殊,我會落人口舌的。”

    “誰敢說你,我要了他的命。”他厲聲說道,嚴肅的模樣,讓她都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有的時候,沈如故是真的分不清楚,沈崇樓究竟對她是好是壞。

    說他好,他又喜歡折騰她;說他不好,可他似乎不讓別人欺負她,任何人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該不會覺得那個秦家少爺好吧。”他的語氣,好似是問她,又好像是帶著點肯定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幾不可查的擔心,卻沒有那么明顯的體現出來,沈如故也沒有察覺。

    她只道從他的口中說不出多少正經話來,怪嗔:“瞎說,我才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就好,不管你今后這里會裝著誰,我勢必都給你挖出來,就算掏心,我也不會讓你裝著別人。”他那點點的眸光鎖著她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他從旁邊的口袋里,掏出了一枚帶著碎水晶的發卡,她知道這是洋東西,在江北不是沒見過。

    昨兒個下學之后,她和青慈在商鋪看過類似這東西的飾物。

    現下,沈崇樓總是送東西給她,沈如故很不習慣,以前他不是最喜歡占用她的東西嗎?

    于是,她不禁打趣道:“你這是給我獻殷勤呢?”

    可話說出口,沈如故便覺得說快了些,這般用詞不妥,她正欲改口,身邊的沈崇樓便開口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以前父親控制我用錢太緊,現今不同,給你買了,你收著便是。”沈崇樓見她沒有伸手接,手直接落在了她的黑發上。

    那枚善良的發卡,在她的耳鬢間比了比,他并不是第一次見她扎兩條辮子。

    總覺得沒有披散著好看,所以,他直接將她綁著辮子的粉色發帶摘了下來,修長的手指在她的長發中穿插。

    烏黑的頭發,很快就被理順了,她的發絲中有著淡淡的香味,他很喜歡的氣息,總能讓人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沈如故明顯僵住了身子,她抬手就按住了沈崇樓的手:“不用,我自己回去弄。”

    他哪里會聽她的話,不由分說,發卡已經別在了她的耳畔。

    沈如故心里說不上來是什么滋味,若是真的論起來,她身上很多東西,都來自沈崇樓。

    她的手緩緩地落下來,碰觸到掛在頸脖上的翡翠,上面刻了兩個字:瑾軒。

    那是沈崇樓的小名,她只聽過一個人這樣叫過沈崇樓,就是那個常年在佛堂里不出來的女人。

    就是那次面對昏過去的沈崇樓,尚文瑛撲在兒子身上,凄涼地哭著:“瑾軒,我的兒,我的寶,他們怎么能這般待你。”

    瑾軒也是沈崇樓教她寫的,當初她還小,不會寫那么復雜的字。

    沈崇樓天生聰慧,他剛開始還耐心地教導她:“一橫再一橫一豎再一橫……”

    一遍一遍過去了,他甩了脾氣:“木頭,怎么連這兩個字都學不會,別的字不會可以,不能不會寫我的名。”

    為此,他還罰她抄寫了一百遍,用小號的毛筆,抄到了手抽筋。

    “你將這東西給了我,這可是沈家的傳家寶。”沈如故這幾日都思忖著究竟該怎樣找個借口,將這東西還給沈崇樓。

    雖然別人一看就知道是沈家的東西,不敢碰她,但沈崇樓也將這世界上的壞人看得太多了,沒那個必要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沈家的傳家寶,你難道不是沈家的?作甚子這般見外?”他不悅地說道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真正的寶貝是她才對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沒有任何東西和人會讓他多看兩眼,當然除了她。

    早在這個女人身上,他病入膏肓,無法自拔了。

    沈崇樓叮囑她:“一會兒司機送你到頤和路的房子里,我還有東西在學校沒有搬完。”

    沈如故知道自己不同意他搬進來是沒有半點用處的,所以她干脆沒有做聲,任由他去安排。

    車子停在了頤和路,這邊有很多小公館,環境很好,四處都是梧桐樹,時而還有鳥兒的叫聲。

    “四小姐。”青慈見沈如故終于回來了,趕忙跑出來迎接。

    沈崇樓給她開了車門,又上了車,只留了兩個字給她:“等我!”

    沈如故點點頭,她是應付,他卻心里覺得樂。

    車子并沒有立即開走,司機在前面等著沈三少的命令,沈崇樓就要說開車時,走過去的兩位男同學,目光卻落在了要進門的沈如故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瞧,穿著金陵女大的校裙,一定是里面的女學生,女大的女子都好看得緊,你猜,她里面穿了什么樣的內襯?”

    其中一男生色瞇瞇地盯著沈如故議論道,這些話如數進了沈崇樓的耳中。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5分鐘內會處理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广东快乐10分规则 七乐彩开奖视频直播现场 体彩湖南11选5走势图 北京快3助手安卓版 广东十一选五合买套路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pk10规律图解 极速赛车精准计划 甘肃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app 广东11选5开奖历史结果 三板股票涨跌幅 江西快3关闭 贵州快三万能码走势图 香港精选精准九肖中特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500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