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正文 第208章 奇才

作者:安化軍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∑網說小若舞≥手機用戶也可以輸入網址:mip.wuruo.com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愛豆看書]

    https://.a6ks.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春寒料峭,寒風嗚咽著,刮在身上如同刀割的一般。前幾日下的雪沒有化,天地間一片潔白。這一帶地勢低洼,水澤眾多,宋朝為了防契丹騎兵,多次動工連成大塘。一片平坦,路卻并不好走。

    孟學究騎在馬上,心中忐忑。此次雄州招了三十多人,自己被招學員的溫靖列為第一,到了雄州后禮遇有加。問題是,自己并不覺得考得有多好,一直不知道溫靖欣賞自己什么。

    過了滹沱河,到莫州歇了一宿,第二日經過君子館,進了河間府。這里本是瀛州,是宋朝在河北路最要的幾州之一,分外繁華。劉幾的帥府在城中,不過軍校在城外,這些新招來的人,要先見劉幾。

    與眾人站在帥府的院里,孟學究有些不安。自己是個小鄉村的學究,這種大場面,可是從來沒有經歷過。雖然在路上與溫靖有過接觸,只是太過匆忙,話都沒說幾句,心中難免慌張。

    溫靖進了帥府,到一邊劉幾的官廳。行禮之后,一邊肅立。

    劉幾道:“已經有六州招了人來,大多不如人意。河北路這里,晚唐五代二百年戰亂,入宋之后又在邊路,文風不盛。而且民間一說起從軍,就是弓馬武藝,我們招人著實不易。雄州正處邊地,連州學都沒有,聽說境內沒多少讀書人。你此次前去,招了多少人來啊?”

    溫靖拱手:“回太尉,一共招了三十六人來。那里只能招這么多人了。其余的,要么不通文墨,要么頭腦混亂,無法從軍。”

    劉幾點了點頭:“三十六人,不算少了。里面有沒有特別杰出的?”

    溫靖道:“只有一個姓孟的學究,本是契丹人,夏天才因為契丹修城之役南逃入本朝。此次雄州之戰,實際就因為他們而起。這學究詞賦雖差,頭腦卻清楚,非他人可比。”

    劉幾聽了,不由問道:“怎么看得出來他的頭腦清楚?本次只是制策,目的不是過是刷掉那些頭腦夾纏不清的,又不是科舉。按說,不容易分出高低。”

    溫靖從懷里取出孟學究的答卷,雙手呈給劉幾,道:“太尉,這是這學究的答卷。”

    劉幾接過,仔細看了遍,放在案上。道:“只是一天的時間粗看三本書,寫出這種策論,確實非一般的讀書人可比。這個學究,以前有沒有在軍中過?”

    溫靖道:“末將問得清楚,此人就是個村學究。自小貧窮,只是特別聰明。小時隨著村里的一個讀書人,學過一年多。就憑著這一年多學的,以后多看雜書,竟也自學成材。在契丹的時候,日常教著鄉下的幾個孩童,收些束修。來了雄州,便就只是種地做活。”

    劉幾奇道:“如此說來,這個孟學究,倒是有些本事。看他策論,條理清晰,不管里面說的對與不對,都有理有據,不是隨口亂說。這些日子看了這么多人,就是他的策論最靠譜。”

    溫靖道:“在雄州考試的時候,我便說看過。第一日發下書里,別人都是不知所措,要么抱著一本讀個不停,要么這本看一看,那本看一看,沒有頭緒可言。惟有這個孟學究,粗看之后把書分類,而后一本一本看下來。所以第二日制策,只有他能按書里的內容寫出來。”

    劉幾越聽越奇,覺得孟學究還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。世界上從來不缺人才,只是大部分人,一生中沒有機會接觸自己擅長的事業。那些出類拔萃的,大多都是機緣巧合。真正獨一無二的人物,人類歷史上不能說沒有,很少就是了。

    孟學究便是如此,小時候沒有個讀書人在村里,他可能連字都不認識。如果不是軍校招人,他就只是在鄉下種田,粗識幾個字的村學究。遇到機會,便就顯出本事來。

    一直到現在,孟學究也不知道自己特殊在什么地方,顯得誠惶誠恐。但在劉幾和溫靖看來,他卻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這個年代,讀書人一生,也不會看很多書,與后世的讀書人不能比。在突然拿到三本軍校教材,看一天的情況下,第二天就能有模有樣地寫出策論來,而且立論有據,是非常難得的。

    用這種辦法考試招人,實際上是劉幾降低難度,想多招些罷了。大部分讀書人,拿到那三本教材之后,根本就不知道里面說的是什么,做什么用。用書里的知識寫策論,大多部牛頭不對馬嘴。大部分人都是按著自己理解,從書里摘些詞句進去,表示看過書了。

    孟學究的策論里,說的不一定就對,但基本邏輯是從書中來的。一看就知道,僅用一天時間,他就大致知道了三本書中的內容。書中的基本原理,大致掌握。這種能力是所有考生中惟一的一個,除他之外再無別人。所以溫靖看重,劉幾也覺得甚是驚奇。

    想了又想,劉幾道:“一次考試,許多事情還看不出來。這樣吧,此事不必過分聲張,讓這個孟黨先入軍校,進指揮官的序列。且看他學的怎么樣,我以后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溫靖叉手稱是。

    孟學究與一眾學員一起,站在院子里,直到身子被冷身吹得麻木了,才看見溫靖陪著一個武將從里面出來。那武將不怒自威,自有氣度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劉幾在眾人面前站定,道:“朝廷養兵百萬,禁軍八十余萬,多少年來,卻不能御外辱,至今不改不足以當大任。數年之前,杜太尉曾在隨州練軍,而后以三萬余兵馬,救唐龍鎮,開拓數千里河曲路,又恢復西域,未逢一敗。其練兵之法,甚得朝廷認同。此間設軍校,便是依當年太尉之法練兵,可以為軍官的人入軍校學習。招你們來,便就是入軍校中,學兩三年,可以補入軍中為將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劉幾的目光掃過眾人,看到孟學究,好似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劉幾又道:“我話說在前面,入了軍校,并不表示你們一定能學成。軍校之中,每隔幾月總有考試。要想學成,最后必須考過。若是過了三年,還一無所成的,就不能做軍官了,只能回到你們家鄉去。入校之后,你們要勤學勤練,不要辜負了朝廷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眾人急忙一起行禮稱是。

    劉幾道:“明日自有軍校的人來,把你們領入城外的軍校中去。前三個月,便如士卒一般,先練如何作戰。當然,要求不似士卒那樣高,你們畢竟不同。但是,也不能太差,實在做不到的,也就只能回家去了。三個月后,再進軍校學習。以后如何,就看你們各人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∑網說小若舞≥手機用戶也可以輸入網址:М.Ш ǘrЦО.СОⅢ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